会员登录 - 用户注册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财经 > 正文

孙宇晨回来了 深链财经专访

时间:2018-04-17 10:14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阅读:

  消失、跑、套现、抄袭、空气币……一直以来,孙宇晨和他的波场被的漩涡裹挟着,以一种光怪陆离的模样呈现在大众面前。

  约访孙宇晨花了近半个月的时间,由于其一直处于连轴转的忙碌状态,从美国去杭州,从杭州飞,再从回,参加各种活动和会议,采访时间一变再变。

  4月10日,在中关村,出现在深链财经面前的孙宇晨身形单薄,穿一件黑色的阿迪达斯长袖T恤,头发往后梳得干净利落。

  和网上“浮夸张扬”、“狂狷邪魅”的写真照片相比,面前的孙宇晨温和谦逊而又真实可感,聊天聊到开心之处,会笑得。

  如果放到人潮中,可能根本不会有人注意到他,更不会有人相信,他就是站在风口之上的“波场少年”。

  连孙宇晨自己都反思,“关于我们的传言绝大多数都是假的,有些还很显而易见,为什么会有人相信,我自己是不是有一些招黑体质?”

  伴随着争议、质疑和的是波场的高歌猛进,一位微博网友曾说,如果波场币能够涨,自己就直播吃翔。

  波场的发展超乎了很多人的预想,人们渐渐发现,原来他们口中的“空气项目”正在以一种令人讶异的方式变得“靠谱”。

  数据佐证是:波场的全球交易量仅次于比特币与以太坊,2018年第一季度与比特币相比价格大幅上涨88.8%,TRX登陆了37家国际主流交易所,持币人数近50万。

  今年3月31日成功上线测试网络,全球已经有超过2000的节点,波场协议中发行的TRC20代币,可以进行转账,也有自己的钱包。5月31日将会上线主网和完成交易所的代币迁移。

  据孙宇晨介绍,波场团队国内有200余人,团队有30余人。技术团队中的人很多都来自阿里巴巴、亚马逊等知名互联网公司,此外波场还是twitter第一大社群。

  孙宇晨:其实并没有消失,大家会有这种感觉的原因,是因为当时政策太严了, 10月份的时候大家连话都不敢说了,那段时间我们也停止了波场在中国的推广,主要在做海外社区。

  孙宇晨:最早我们被黑公关、黑我们跑了。那个报道完全不实,没有任何事据,也没有采访过我们。经过我们举证后,后来也进行了道歉,将相关文章删除了。

  后来那篇黑稿发生了变种,版本也层出不穷。第一个版本是说套现3亿人民币跑,后来传成3亿美金了,再后来变成了20亿人民币,后来又变成20亿美金了,每个月进化一次,下个月可能变成720亿美金了。

  孙宇晨:我们基金会控制的钱包永远是透明的,公开可查。我们一共控制了342亿TRX,最高的时候将近100亿美金了。

  我们当时担心会被社区误会,所以在12月19号的时候就有意向社区公布,在2020年1月1号前我们不会再动这个钱包。

  孙宇晨:一是因为我们海外社区做的还不错,海外也没有那么需要我了。中国团队越来越大了,再扩张就快两百人了,团队的升级、扩张还是很需要我亲历亲为、进行管理,可能远程有一些困难。

  其次,我觉得今年也是区块链元年,越来越主流进入这个领域,包括人民网都上线了区块链频道,这也是为什么我今年可以开始接受一些采访,讲讲这个波场的。

  孙宇晨:在湖畔大学这么多里边,只有我一个人是做区块链项目的。他们觉得我这个项目还是属于湖畔大学比较有特色的。

  孙宇晨:当然不可能复制粘贴,复制粘贴那就跟以太坊一样了。我觉得这个世界上不缺一个以太坊,如果他有时间看一下我们的代码,就会发现其实我们的整体架构,吸取了很多以太坊做的不好的地方,把它提升了。

  孙宇晨:毕竟现在以太坊市值是我们的10倍,所以V神他不会有很多时间来去看波场这个项目究竟是什么样。如果V神看了我们的项目的话,他就会知道,其实我们这个项目不是以太坊的复制粘贴。

  我们最初版本的是中文的,英语、韩语、日语和西班牙语版本是志愿者翻译的。关于我们架构的翻译,很多英文志愿者翻译的时候,他可能认为是解释性的,看中文翻起来很难,所以直接用了别人里有的架构。

  所以我们不能为英文版本的失误负抄袭的责任,我们当然可以负这个版本不对的责任,所以后来我们才迅速更正。

  其次,我个人觉得其实商业社会中,老问抄袭这个事情,没有任何意义。币圈代码都是开源的,大家都是互相借鉴,以太坊也借鉴了很多比特币的内容。

  孙宇晨:我觉得在币圈里面,idea和本身价值并不大的,核心还是把它做出来,以及在商业层面把它做好。我认为中国互联网这十几年之所以这么成功,很大程度上就是我们把这一点贯彻的还是比较透彻,比如腾讯的QQ,做的比OICQ晚很多,但却成为了一代人使用的通信软件。

  深链财经:最开始很多人说波场一个空气项目、空气币,现在却觉得波场还比较靠谱,但认为你采取的是“先上车后买票”的做法,这是你的真实策略吗?

  孙宇晨:从行业来看,我觉得绝大多数乃至现在前十名的主流项目都是先有募资然后再发行。但正因为有这种分布式众筹的模式支持,才让很多项目能够募到资金,把整个项目做大。

  当时以太坊募了三万多个比特币,也被骂成狗了,说是空气项目,圈钱。而且,以太坊有相当长一段时间,就是没声了,我还记得当时很多人在讨论,问是不是项目黄了。

  孙宇晨:确实有争议,但是我对它的评价还是正面远大于负面。如果没有这种模式,那就只有比特币,没有从第2名开始的以太坊到今天第11名的我们,数字货币我觉得它也成长不到今天这么高的市值,整个行业不会如此蓬勃。

  孙宇晨:波场在很早之前一天的交易量就达到一亿美金,前一段时间我们可能都有十几亿美金的交易量,即便少的时候也有几亿美金的交易量,这个交易量不是做出来的。我们在40家交易所上线,有这么多的交易量,它的价格已经成了一个在非常多的中的复杂表现形态了,如果你还想通过单一变量去控制,我觉得是不可能的。

  事实上吧,我也没有能力拉盘,因为我也不可能在40个交易所注册帐号一起往上拉。我能做的最多是把项目做好,以波场目前的市值,我个人也是很难影响的。

  孙宇晨:这个我倒是觉得没有什么,因为我很了解。我在圈内也算人物,无论做什么大家都会对我有评价,这很正常,也不会在意。

  孙宇晨:我觉得这几年我有很大的变化,原来我也算是北大学生里面爱的。现在比原来平和多了,因为自己后来真正做事的时候,发现做事确实很不容易。

  之前我在朋友圈写过一句话,“年轻的时候做了很多激烈的事情,只是为了让世界注意;长大了做一些平淡的事情,只是为了让世界需要。”

  16、17岁的时候,太有活力了,我觉得那时候有用不完的劲,确实是激烈地想引起世界的注意。这也是很多年轻人跟世界打交道的一个方式方法,年轻人叛逆,叛逆总结起来就是想引起父母、他人的注意。

  年轻时候的我确实是这样的,只不过我那个时候抱负更大,不仅想引起父母的注意,还想引起世界的注意。

  这是我第一次和他面对面聊天,之前关于他的所有信息都是从网上得来。诚实地说,采访前,自己还带着。

  但这次交谈,对于他的印象多少有所改观。他没有所描述的那么“张牙舞爪”,甚至可以说,他有可爱的地方。

  他有成熟的一面,对的争议从容淡定,对波场的规划思清晰;他也有少年意气的一面,毫不掩饰自己想法和,谈起波场比以太坊有优势时,他神采奕奕,不疑。

  他说他想做一个被世界需要的人,而不是被世界注意的人。但我觉得他可能会永远处于这两者之间,一方面极度想要寻求存在感和安全感,另一方面又必须自己尽快成长和成熟。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